美文天下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佳句书摘

战神叶君临李子染全文免费阅读;叶君临你要点脸行吗?

2021-06-24 14:36:00美文天下网
战神叶君临李子染全文免费阅读;叶君临你要点脸行吗?
战神叶君临李子染全文免费阅读;叶君临你要点脸行吗?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大家又笑成一团。

“你也不想想你们一家有什么资格拿到邀请函?你们为李家做过什么贡献吗?”

李松奎直接回怼。

“对,你们想得还真是美!混成这丢人的样子,还想拿邀请函?”

李文海毫不掩饰的质问。

李子染三人已经绝望。

看向叶君临的眼神除了厌恶已经没有其他。

叶君临冷笑道:“因为这邀请函是看在我面子上给你们的!邀请函主要是给我yue父yue母的,顺带给你们几张的。”

李文飞已经忍不住了:“叶君临你要点脸行吗?这邀请函明明是我女婿张松托关系找来的,跟你有个j毛关系!”

张松也很愤怒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?也敢抢我的功劳?”

李文海指着李文渊道:“李文渊看看你女婿的样子!赶紧领回去吧!以后的家宴不要带着他来了!我们丢不起这人!”

叶君临刚要说什么,却被李子染拉住。

“跟我走!!!”

李子染已经丢不起这个人了。

来到酒店外面。

李子染已经哭得梨花带雨:“叶君临我求求你了,不要再让我丢人了,你再这样我真的撑不下去了!”

叶君临擦掉她的眼泪,问道:“子染你想去参加晚宴吗?”

李子染赌气道:“谁不想去?爸妈的眼神你没看到吗?但是想去又有什么办法,你能弄到吗?”

“我能!”

叶君临斩钉截铁。

李子染情绪又上来了,转身就要走。

“子染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”

叶君临问道。

李子染反问道:“你这样让我怎么相信你啊?”

叶君临笑笑:“我肯定能让你们参加晚宴,我叶君临说到做到!”

李子染点点头:“好,我最后信你一次!你要是做不到,以后我跟你形同路人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李子染擦了擦眼泪:“好,我也豁出来了,这脸我不要了!我要继续参加家宴,我还要告诉他们所有人,我的丈夫也能拿到邀请函参加晚宴!”

“行,你先进去,我打个电话。”

……

拨通电话后,叶君临道:“青龙,告诉周玉恒明晚他举办的晚宴我会去参加。”

“啊?战神您答应参加晚宴了!真是太好了!上面还担心您不给周玉恒这个面子呢!”

“嗯,我要参加,但有一部分人绝对不能参加……”

“战神,属下明白,这就去安排!”

重新回到酒店大厅里。

叶君临看到李子染昂着头,骄傲的像孔雀。

显然她已经把事情说出去了。

一双双目光落在叶君临身上。

“你们说这jia huo怎么能弄到邀请函啊?靠偷靠抢吗?”

“说不定为了装*靠买啊!”

张松却是笑了:“你们怕是不知道这一张邀请函价格在百万以上!”

“李文渊一家还欠爷爷二三百万呢,拿什么买邀请函啊!”

李家众人道。

家宴开始。

开始上菜。

“我看他们四个人就每人一碗面就行了吧?上菜就没必要了吧?”

李文海问道。

张松笑道:“给他们施舍一桌菜吧!不然显得爷爷好像对他们一家不好!”

“好。”

其他四桌相互敬酒,热闹得不行。

只有叶君临这一桌,四个人沉默不语。

尤其大家都纷纷讨好张松,场面让人羡慕。

李文渊看一眼张松,又看一眼叶君临,叹口气:“哎,羡慕有用吗?我就是这命啊!”

赵雅兰厌恶的瞪了叶君临一眼,今天真是丢人到家了。

而且老爷子没说让走,他们根本不敢走。

只能继续受气。

张松端着酒杯走来,后面跟着一大帮献殷勤的。

张松越过叶君临,来到李子染面前:“子染啊,本来呢,我想把弟弟介绍给你,让你改嫁呢。他可比我优秀多了!可如今看来你没这个福气啊,你眼光太差了!”

“哎!”

李文渊和赵雅兰叹气连连。

要是叶君临不出现。

李子染是要和张弛在一起。

他们一家就要发达了。

真是太羡慕了!

可他们只是穷命!
 

吆喝,你们还真敢来啊?”

伴随着嘲讽声,李天昊等人也来到了这里。

他们提着很多礼盒,名酒名茶野山参什么的。

李家的计划很简单——不仅仅要参加宴会,还要尽量巴结到这位战神。

李梦月凑到李子染面前,笑吟吟的问道:“妹妹啊,真没想到你们也能来啊!你们的邀请函呐,让我看看。这年头容易买到假的!”

李梦月、张松等人压根不相信叶君临能弄到请柬。

他们什么身份啊?

想得到宴会请柬?

不可能!

“我……”

李子染犹豫。

因为压根没请柬啊。

李梦月笑笑:“怎么还藏着掖着啊,难道你们的请柬是金子做的吗?看一眼都不行吗?”

李子染低着头不说话。

李文渊夫妇也是藏着掖着。

李天昊的声音响起:“文渊把你们的请柬拿出来!”

“爸我……”

李文渊慌了。

“怎么?连我都不认了?赶紧把请柬拿出来!”

李天昊怒道。

李文渊喘着粗气,只能实话实说:“爸我们没有请柬……是叶君临带我们来这里的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张松、李梦月等人差点要笑死了。

李天昊瞪了李文渊一眼:“你真是太蠢了!有你这样的儿子我真是感到丢脸!”

感受到一双双嘲笑的目光和无情的笑声,李文渊真是恨死叶君临了。

这一次,在李家所有人面前仅剩的一点尊严都丢了。

李子染也是,恨死叶君临了。

以后在李家,他们没有任何颜面了。

“连请柬都没有,就想参加宴会!”

“我告诉你们一个事实,你们一家子这辈子连这个大门都进不去!”

张松冷笑道。

李梦月扶着李天昊的胳膊,说道:“爷爷我们赶紧进去吧,别让他们一家影响了我们。”

“对,认识他们真丢人啊。”

李家众人厌恶的看了叶君临他们一眼,连忙往门口走去。

李文渊刚要说什么,叶君临却笑道:“爸你们看着吧,他们进不去的。”

白云山庄门口,足足有数十人守着。

他们是维持现场秩序的安保组队员。

张松拿出十二张请柬,递了过去:“麻烦了。”

张松挺起腰身,一脸自豪。

毕竟一次忄生拿出十二张请柬,能有几个人?

可下一秒安保面无表情的道:“你们被限制入内,取消宴会资格!”

“什么?”

张松几人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李天昊争辩道:“不可能啊!这是昨天办公大楼的小吴秘书亲自来送的请柬啊!”

张松一脸高傲:“这是我的请柬,立马让我入内!我,你们惹不起!”

“啪嗒!”

突然一把警棍顶在张松脑袋上。

“听不懂人话吗?你们被限制入内了!非得让我动手?”

冰冷警棍对着脑袋,张松吓得差点niao了。

可李家这么多人看着,张松鼓起勇气:“你动我一下试试!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一个大兵敢动我?我认识你们的上司!”

“砰!”

下一刻,安保直接用警棍将张松砸倒在地。

吓niao了!

张松彻底被吓niao了。

裤裆里一股浊hu ang的液体溢出……

李家人更是吓傻了。

“还不快滚!”

安保冷声道。

李家人拉起张松就要跑。

“还真被你说对了,他们进不去。”

李文渊被眼前场景也吓到了。

叶君临笑笑,牵起李子染的手:“该我们进去了!”

“别!你不怕死啊,连张松他们都进不去,我们能进去吗?”

李文渊夫妇吓得连连后退。

李子染娇躯颤抖着:“对,我们能进去吗?连请柬都没有!”

“你不是说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吗?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

叶君临笑笑。

“好,我相信你!”

李子染握紧叶君临的手。

正当四人走到门口安检位置的时候,李梦月的声音响起:“各位长官,他们虽然也是李家的人!但被我爷爷早逐出李家了,跟我们没关系啊!”

李天昊也急忙道:“对,各位长官,他们和我李家没关系。千万不要迁怒我们李家啊!”

叶君临转头看了一眼。

心寒!

到达安检口的时候,李子染甚至闭上眼睛。

今天死也就死了。

总比丢人好!

李文渊夫妇也是一样的想法。

李天昊众人没离开,躲在远ch u准备看叶君临四人出丑。

“叶先生,李x j您们四位请进!您们是最尊贵的客人,不需要请柬!”

下一秒,一道声音传到耳边。

李子染睁开眼睛发现,十几名安保战成两排,正在给他们敬礼。

李子染三人就这样梦幻的jr白云山庄。

外面看笑话的李天昊一行人却全部愣住,大家脸上的神情凝固。

“他们……他们进去了?这怎么可能?”

说实话,看到李家众人脸上不可思议的神色,李子染和她父母心里感觉特别爽。

李文渊左右打量,还是觉得不相信:“这就进来了?君临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这时候他们觉得这女婿还是有点用ch u的。

至少挽回一点面子了。

赵雅兰笑道:“君临以前也江北也是有人脉的嘛。”

叶君临笑笑:“妈说的对,有朋友。”

李子染狐疑的看着叶君临,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她清晰的记得当初叶君临落难后,几乎没有一个朋友同学站出来的。

反倒是落井下石的一大堆……

会有人帮他吗?

山庄里,李文渊三人小心翼翼的,生怕踩到一花一草。

毕竟这种场合,他们谁也得罪不起。

“李子染你竟然也能来参加这宴会?我没看错吧。”

忽然身后传来一道诧异的声音。

李子染看到来人,眼神里充满厌恶。

这三四人,西装革履,仪表非凡。

为首的男子是天方集团的董事长公子陆昌元。

他垂涎李子染很久很久了。

曾经砸钱要睡李子染。

扔了几百万,李子染不为所动。

陆昌元为了报复,使手段致使李子染公司破产。

本来李子染的公司发展很好的。

“我怎么不能来?”

李子染冷声道。

陆昌元打量了叶君临一眼:“这是你的罪犯老公啊?难道他带你进来的?”

陆昌元凑近到李子染身旁,yin笑着:“我不管你们怎么来的,但以我的实力能重新把你丈夫送进监狱!搞不好关他个一二十年的!”

李子染相信陆昌元能做到。

他有这个手段和实力。

李子柒警惕的看着他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陆昌元继续道:“只要你答应陪我,我保证不会为难他!不然我绝对把他再送进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