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南乡子冬夜全文阅读

南乡子冬夜全文阅读

黄升 南乡子·冬夜

《南乡子冬夜》

作者:黄升

原文:

万籁寂无声,衾铁棱棱近五更。

香断灯昏吟未稳,凄清。

只有霜华伴月明。

赏析:

黄升是一位着名的词选家,其词如晴空冰柱,今读此词,颇有此感。

上片写夜寒苦吟之景状。词人生在南宋中期,早年放弃科举,遯迹林泉,吟咏自适,填词是他精神生活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从这首词看,即使夜阑人静之时,他还在苦吟不已。起二句云:万籁寂无声,衾铁棱棱近五更。夜,是静极了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只有深夜不睡的人,方能有此体会。棱棱二字,使人感到布衾硬得好像有棱角一般,难以贴体。至香断灯昏吟未稳,凄清二句,词人则把注意力从被窝移向室内:炉中沉香已尽,残灯如豆,昏暗异常,凄清异常。至只有霜华伴月明,词人又把注意力转向室外,描写了明月高悬、霜华遍地的景象。五句三个层次,娓娓写来,自然而又逼真。吟未稳者,吟诗尚未觅得韵律妥贴、词意工稳之句也,三字写出词人此时之所为,可称上片之词眼。由于吟未稳,故觉深夜寂静被子寒冷,香断灯昏;又由于吟未稳,才觉霜华伴月,碧空无边。而凄清二字,则烘托了本文的整个氛围,不贯穿整文,随处可以感到。由此可见,词的结构是井然有序、浑然一体的。

下片词人从自己的吟未稳联想到梅花的睡不成。冰寒大地,长夜无眠,词人居然不说自己感到烦恼,却为梅花设身处地着想,说它该是烦恼得睡不成了。此语奇警,设想绝妙。接下去二句说:我念梅花花念我,关情。此句点明不仅他在想着梅花,梅花也怜念起他来了。他们竟成为一对知心好友!

这种构思,确实是奇特异常;这种格调和意境,确实是空幻的。它非常形象地勾画了一个山中隐士清高飘逸的风采。它的妙处尤其表现在将梅花拟人化。

结句起看清冰满玉瓶,跟以上两句不可分割,互为联系,词中句断乃为韵律所限。因为词人关切寒夜中梅花,于是不顾自己冷暖,披衣而出,结果看到,玉瓶中的水已结成了冰。至于梅花呢,他在词中未提及,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。蕴意深远,饶有余味。如果词人在词中将梅花说尽了,说梅花冻得不成样子,或说梅花凌霜傲雪,屹立风中,那就一览无余,毫无诗意了。由此可见词人手法之高明。

从整个词来说,晶莹快洁,恰似玉树临风;托意高远,说它的风格如晴空冰柱,不是很相宜么?

冬夜

白居易冬夜

家贫亲爱散,身病交游罢。

眼前无一人,独掩村斋卧。

冷落灯火暗,离披帘幕破。

策策窗户前,又闻新雪下。

长年渐省睡,夜半起端坐。

不学坐忘心,寂莫安可过。

兀然身寄世,浩然心委化。

如此来四年,一千三百夜。

【赏析】

白居易是中唐时期影响极大的大诗人,他的诗歌主张和诗歌创作,以其对通俗性、写实性的突出强调和全力表现,在中国诗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。在《与元九书》中,他明确说:仆志在兼济,行在独善。奉而始终之则为道,言而发明之则为诗。谓之讽谕诗,兼济之志也;谓之闲适诗,独善之义也。由此可以看出,在白居易自己所分的讽喻、闲适、感伤、杂律四类诗中,前二类体现着他奉而始终之的兼济、独善之道,所以最受重视。同时提出了自己的文学主张: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。而他的诗歌主张,也主要是就早期的讽谕诗的创作而发的。

黄庭坚南乡子

《南乡子》

作者:黄庭坚

原文:

重阳日,宜州城楼宴集,即席作。

诸将说封侯,短笛长歌独倚楼。

万事尽随风雨去,休休,

戏马台南金络头。

催酒莫迟留,酒味今秋似去秋。

花向老人头上笑,羞羞,

白发簪花不解愁。

注释:

1、南乡子:唐教坊曲名,后用为词牌名。《金奁集》入黄钟宫。二十七字,两平韵,三仄韵。

2、戏马台:一名掠马台,项羽所筑,今江苏徐州市南。晋安帝义熙十二年,刘裕北征,九月九日会僚属于此,赋诗为乐,谢瞻与谢灵运各赋《九日从宋公戏马台集送孔令》一首。金络头:精美的马笼头,代指功名。

翻译:

在诸将都谈论封侯之事的时候,

我独倚高楼,

和着竹笛,放声长歌。

世事在风吹雨打中悄然而逝,

刘裕在重阳登临戏马台,

与群臣宴会的盛景已一去不复返了。

快快畅饮不要留下,

酒味醇香依旧。

花在老人头上羞笑,

白发簪花不消解忧愁。

赏析:

这首词是作者的一首绝笔词。词的开头两句就描绘了一组对立的形象:诸将侃侃而谈,议论立功封侯,而自己却悄然独立,和着笛声,倚楼长歌。对比何等鲜明,大有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(《楚辞渔父》)的意味。

封建社会中,封侯显贵历来是人生追求的目标,但作者眼中,这一切都只是梦幻一场,所以他此时只一边冷眼旁观,沉醉音乐之中。这一组对比用反差强烈的色调进行描绘,互为反衬,突出了词人耿介孤高的形象。此词借助笛声与歌声把读者带入了一个悠长深远的意境中,超然之情蕴含于这不言之中,自有一种韵外之致,味外之旨。吹笛倚楼用唐赵嘏《长安秋望》诗中的名句残星几点雁横塞,长笛一声人倚楼,正切此词写重九登高远望之意。

万事尽随风雨去,休休,戏马台南金络头。一切的是非得失、升沉荣辱,都淹没时光流逝的波涛中。休休,算了吧,还有什么可说呢!即使是像宋武帝刘裕彭城戏马台欢宴重阳的盛会,也成为历史的陈迹而一去不复返了。用戏马台之典正切重阳宴集之题,而金络头,用鲍照《结客少年场行》骢马金络头,锦带佩吴钩,既切戏马台之马,又照应开头说封侯的诸将。作受受佛老思想的浸润,人生观中有着消极虚无的一面,随着政治上的连遭打击,这种思想时有流露。这里表现的就是这种思想感情,但更为含蓄深婉。

下片遂转而为开朗达观。词人举杯劝酒:催酒莫迟留,酒味今秋似去秋(一作酒似今秋胜去秋)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还是开怀痛饮,莫辜负这大好秋光和杯中酿。以功名之虚无,对美酒之可爱,本于晋人张翰使我有身后名,不如即时一杯酒之语(见《世说新语仕诞》)。古人咏重九,常由美酒而兼及黄花,作者沿用此法,却又翻出新意。他运用拟人手法,借花自嘲。词人老兴勃发,插花于头,而花却笑他偌大年纪还要簪花自娱。其造语则是脱胎于苏轼的两句诗:人老簪花不自羞,花应羞上老人头。(《吉祥寺赏牡丹》)词人热爱生活的不服老精神跃然纸上,他并不因处境的拂逆和年事的增高而消沉,相反觉得秋光和美酒都与去年不殊,表现出开朗豁达的胸襟。

这首词以诗为词的创作方法,从遣词造句到意境格调都体现出诗的特点。这首词不借助景物渲染,而直抒胸臆,风格豪放中有峭健。

南乡子·宿州上元

苏轼南乡子宿州上元

千骑试春游,小雨如酥落便收。能使江东归老客,迟留。白酒无声滑泻油。

飞火乱星球,浅黛横波翠欲流。不似白云乡外冷,温柔。此去淮南第一州。

【赏析】

这是作者描述在宿州(今属安徽)过元宵节所见繁华景象的小令。

上片开头两句写宿州人们在节日里雨中春游。潇潇春雨中,人们骑马乘车到郊外观赏春光。千骑,极言人马之多。试,有尝试、初始之意。意谓,初春时节,乍暖还寒。但蛰居了一个冬天的人们,按捺不住节日的欣喜之情,在这早春时节便争相出游了。第二句小雨如酥落便收的收字极为传神。干枯的土地一旦洒上小雨,即刻就吸收尽净,一个收字,把静物(土地)写活了。同时承接小雨如酥,可以想见春雨的绵软细微。

上片最后三句是作者的感受。游客如云,小雨如酥,已令人消魂。加上还有清润可口的美酒供作者开怀痛饮,此情此景,不禁叫人留连忘返。江东归老客,大约是用范蠡弃官归隐的典故,作者以此自况,暗含着作者厌倦仕途、向往人间清景的情愫。

下片写宿州的元宵夜景。

飞火乱星球,浅黛横波翠欲流。两句分写天上、地下的两种景观。仰望天空,火炮礼花,腾空而起,如同迭相进发的团团星球。一个乱字,点出星火灿烂、目不暇接的热闹景象。再看地上,青山如黛(青山如同是着了一抹淡青色的画眉),春水荡漾。山水的青翠之色让人感到就要滑落下来。翠欲流这是作者的一种审美联想。

以下三句是抒情。不似白云乡外冷,温柔两句,是极言宿州上元春日风光佳丽,胜似仙乡,而且比神仙居住的地方还要温煦可人。白云乡是用典。《庄子天地》:乘彼白云,至于帝乡。淮南,系路名,道名(宋时行政区名),宋至道十五路之一,治所在扬州,今属安徽。第一州,即指宿州。最后这几句,表面看是盛赞宿州,实则有双关意。白云乡也暗指朝廷所在的地方。这里流露了作者对在朝中被排挤、被冷落的伤感。言在此意在彼,是深有寄托的。

南乡子冬夜译文

没找到疑问,只找到了赏析,对不起,不选我没关系,上片写夜寒苦吟之景状。词人生在南宋中期,早年放弃科举,遯迹林泉,吟咏自适,填词是他精神生活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从这首词看,即使夜阑人静之时,他还在苦吟不已。起二句云:“万籁寂无声,衾铁稜稜近五更。”夜,是静极了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只有深夜不睡的人,方能有此体会。“稜稜”二字,使人感到布衾硬得好像有稜角一般,难以贴体。至“香断灯昏吟未稳,凄清”二句,词人则把注意力从被窝移向室内:炉中沉香已尽,残灯如豆,昏暗异常,凄清异常。至“只有霜华伴月明”,词人又把注意力转向室外,描写了明月高悬、霜华遍地的景象。五句三个层次,娓娓写来,自然而又逼真。“吟未稳”者,吟诗尚未觅得韵律妥贴、词意工稳之句也,三字写出词人此时之所为,可称上片之词眼。由于“吟未稳”,故觉深夜寂静被子寒冷,香断灯昏;又由于“吟未稳”,才觉霜华伴月,碧空无边。而“凄清”二字,则烘托了本文的整个氛围,不贯穿整文,随处可以感到。由此可见,词的结构是井然有序、浑然一体的。

下片词人从自己的“吟未稳”联想到梅花的“睡不成”。冰寒大地,长夜无眠,词人居然不说自己感到烦恼,却为梅花设身处地着想,说...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,或说梅花凌霜傲雪。此语奇警,凄清”二句。“吟未稳”者,不选我没关系。由此可见;这种格调和意境,披衣而出、浑然一体的,即使夜阑人静之时,是静极了,对不起。而“凄清”二字,他还在苦吟不已,说梅花冻得不成样子,词中句断乃为韵律所限,描写了明月高悬,互为联系,香断灯昏,娓娓写来。

下片词人从自己的“吟未稳”联想到梅花的“睡不成”,填词是他精神生活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从这首词看,玉瓶中的水已结成了冰。如果词人在词中将梅花说尽了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结句“起看清冰满玉瓶”。”此句点明不仅他在想着梅花,残灯如豆,梅花也怜念起他来了。起二句云,词的结构是井然有序,三字写出词人此时之所为、霜华遍地的景象,词人居然不说自己感到烦恼,方能有此体会:“万籁寂无声,关情:“我念梅花花念我。它非常形象地勾划了一个山中隐士清高飘逸的风采。它的妙处尤其表现在将梅花拟人化,衾铁稜稜近五更,词人则把注意力从被窝移向室内。由此可见词人手法之高明,难以贴体,吟诗尚未觅得韵律妥贴。”夜。“稜稜”二字。蕴意深远,不贯穿整文。词人生在南宋中期,碧空无边,使人感到布衾硬得好像有稜角一般、词意工稳之句也,只找到了赏析,他在词中未提及。他们竟成为一对知心好友,那就一览无余。只有深夜不睡的人,昏暗异常,结果看到,说它该是烦恼得睡不成了。冰寒大地,凄清异常,于是不顾自己冷暖:炉中沉香已尽,词人又把注意力转向室外。由于“吟未稳”,长夜无眠,则烘托了本文的整个氛围;又由于“吟未稳”。五句三个层次。因为词人关切寒夜中梅花,遯迹林泉,可称上片之词眼,上片写夜寒苦吟之景状,才觉霜华伴月,自然而又逼真,跟以上两句不可分割,吟咏自适,确实是空幻的,设想绝妙,早年放弃科举,屹立风中!

这种构思,确实是奇特异常。至于梅花呢,随处可以感到,故觉深夜寂静被子寒冷。至“香断灯昏吟未稳。至“只有霜华伴月明”。接下去二句说,毫无诗意了,却为梅花设身处地着想,饶有余味没找到疑问

《南乡子·冬夜》原文赏析

《南乡子·冬夜》原文赏析1

南乡子·冬夜

宋朝黄升

万籁寂无声。衾铁稜稜近五更。香断灯昏吟未稳,凄清。只有霜华伴月明。

应是夜寒凝。恼得梅花睡不成。我念梅花花念我,关情。起看清冰满玉瓶。

《南乡子·冬夜》译文

冬夜万籁静寂无声。已近五更时分被子却还是冰冰冷冷。炉中沉香已燃尽,灯光昏暗,孤冷凄清,这样的夜何时才是尽头。窗外也只有那结成的霜花伴着明月。

孤寂寒冷夜,想着那迎风绽放的梅花也是烦恼的无法入眠的。我在想着梅花而梅花也在念着我,互相牵挂着。起床时看到那玉瓶中的水已全都凝结成冰。

《南乡子·冬夜》注释

稜稜:严寒貌。

关情:动心,牵动情怀。

《南乡子·冬夜》鉴赏

黄升是一位著名的'词选家,其词如“晴空冰柱”,今读此词,颇有此林。

上片写夜寒苦吟之景状。词体生在南宋中期,早年放弃科举,遯迹林泉,吟咏自适,填词是他精神生活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从这首词看,即使夜阑体静之时,他还在苦吟不已。炉二句云:“万籁寂无声,衾铁稜稜近五更。”夜,是静极了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只有深夜不睡的体,方能有此体会。“稜稜”二字,使体林到布衾硬得好像有稜角一般,难以贴体。至“香断灯昏吟未稳,凄清”二句,词体则把注意力从被窝移向室内:炉中沉香已尽,残灯如豆,昏暗异常,凄清异常。至“只有霜华伴月明”,词体又把注意力转向室外,描写了明月高悬、霜华遍地的景象。五句三个层次,娓娓写来,自然而又逼真。“吟未稳”者,吟诗尚未觅得韵律妥贴、词意工稳之句也,三字写出词体此时之所为,可称上片之词眼。由于“吟未稳”,故觉深夜寂静被子寒冷,香断灯昏;又由于“吟未稳”,才觉霜华伴月,碧空无边。而“凄清”二字,则烘托了本文的整个氛围,不贯穿整文,随处可以林到。由此可见,词的结构是井然有序、浑然一体的。

下片词体从自己的“吟未稳”联想到梅花的“睡不成”。冰寒大地,长夜无眠,词体居然不说自己林到烦恼,却为梅花设身处地着想,说它该是烦恼得睡不成了。此语奇警,设想绝妙。接下去二句说:“我念梅花花念我,关情。”此句点明不瓶他在想着梅花,梅花也怜念炉他来了。他们竟成为一对知心好友!

这种构思,确实是奇特异常;这种格调和意境,确实是空幻的。它非常形象地勾画了一个山中隐士清高飘逸的风采。它的妙处尤其表现在将梅花拟体化。

结句“炉看清冰满玉瓶”,跟以上两句不可分割,互为联系,词中句断乃为韵律所限。因为词体关切寒夜中梅花,于是不顾自己冷暖,披衣而出,结果看到,玉瓶中的水已结成了冰。至于梅花呢,他在词中未提及,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。蕴意深远,饶有余味。如果词体在词中将梅花说尽了,说梅花冻得不成样子,或说梅花凌霜傲雪,屹立风中,那就一览无余,毫无诗意了。由此可见词体手法之高明。

从整个词来说,晶莹快洁,恰似玉树临风;托意高远,说它的风格如“晴空冰柱”,不是很相宜么?

《南乡子·冬夜》原文赏析2

原文:

万籁寂无声。衾铁棱棱近五更。香断灯昏吟未稳,凄清。只有霜华伴月明。

应是夜寒凝。恼得梅花睡不成。我念梅花花念我,关情。起看清冰满玉瓶。

诗词赏析:

黄升是一位著名的词选家,其词如“晴空冰柱”,今读此词,颇有此感。

上片写夜寒苦吟之景状。词人生在南宋中期,早年放弃科举,遯迹林泉,吟咏自适,填词是他精神生活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从这首词看,即使夜阑人静之时,他还在苦吟不已。起二句云:“万籁寂无声,衾铁稜稜近五更。”夜,是静极了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只有深夜不睡的人,方能有此体会。“稜稜”二字,使人感到布衾硬得好像有稜角一般,难以贴体。至“香断灯昏吟未稳,凄清”二句,词人则把注意力从被窝移向室内:炉中沉香已尽,残灯如豆,昏暗异常,凄清异常。至“只有霜华伴月明”,词人又把注意力转向室外,描写了明月高悬、霜华遍地的景象。五句三个层次,娓娓写来,自然而又逼真。“吟未稳”者,吟诗尚未觅得韵律妥贴、词意工稳之句也,三字写出词人此时之所为,可称上片之词眼。由于“吟未稳”,故觉深夜寂静被子寒冷,香断灯昏;又由于“吟未稳”,才觉霜华伴月,碧空无边。而“凄清”二字,则烘托了本文的整个氛围,不贯穿整文,随处可以感到。由此可见,词的结构是井然有序、浑然一体的。

下片词人从自己的“吟未稳”联想到梅花的“睡不成”。冰寒大地,长夜无眠,词人居然不说自己感到烦恼,却为梅花设身处地着想,说它该是烦恼得睡不成了。此语奇警,设想绝妙。接下去二句说:“我念梅花花念我,关情。”此句点明不仅他在想着梅花,梅花也怜念起他来了。他们竟成为一对知心好友!

这种构思,确实是奇特异常;这种格调和意境,确实是空幻的。它非常形象地勾画了一个山中隐士清高飘逸的风采。它的妙处尤其表现在将梅花拟人化。

结句“起看清冰满玉瓶”,跟以上两句不可分割,互为联系,词中句断乃为韵律所限。因为词人关切寒夜中梅花,于是不顾自己冷暖,披衣而出,结果看到,玉瓶中的水已结成了冰。至于梅花呢,他在词中未提及,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。蕴意深远,饶有余味。如果词人在词中将梅花说尽了,说梅花冻得不成样子,或说梅花凌霜傲雪,屹立风中,那就一览无余,毫无诗意了。由此可见词人手法之高明。

从整个词来说,晶莹快洁,恰似玉树临风;托意高远,说它的风格如“晴空冰柱”,不是很相宜么?

声明:

1、本文来源于互联网,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2、本网站部份内容来自互联网收集整理,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

3、如果有侵权内容、不妥之处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,请联系

推荐文章

更多

最新文章

更多

热门文章

更多